皇城国际app下载 > 神偷宠妃 > 第四十五章 多谢相助,后会有期!

第四十五章 多谢相助,后会有期!

云柳源顿足在纱幔前,距离近了,即便有纱幔如雾般阻隔,还是能看清她的背影。()如缎面般的黑发垂直在浴桶外,小巧的香肩,肌肤光滑细腻,在烛火下泛着晶莹的光芒,她的手臂纤细修长,线条极美,从纱幔内伸了出来,水珠从她指尖滑下。
  
  看着她穿过纱幔的手臂,如玉般的肌肤,他双眸微微一暗,眸底卷起一丝波浪。
  
  他将手中的瓶子放到她掌心。
  
  “多谢云世子。”黎玖夏回头瞧了他一眼,嘴角勾了抹淡笑。
  
  黎玖夏没料到,这本是奸计得逞的低调的笑,可看在云柳源眼中,却是勾引……
  
  他眸光更加暗沉,看着她的目光渐渐灼热起来。
  
  这个女人越来越美了。
  
  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都好似在诱惑人心。
  
  这是她的无意之举,还是特意的勾引?
  
  云柳源看不清,只知道自己的心忽然躁动起来了。
  
  他一边压抑那股莫名的燥热,一边想的却是,若他能把她再次拉拢过来,他想要做的事,是不是更容易?……
  
  以前的她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废掉的棋子,他想扔就扔。
  
  而现在,她再次起了作用。
  
  他得把她捡起来,加以利用……
  
  眸中光芒闪动,这个念头好似杂草一般疯狂的长了起来。
  
  黎玖夏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她接过那精致的小瓶子,就要缩回手。
  
  手腕忽的一紧,她眸子微微一眯。
  
  “云世子这是?”
  
  她的手腕正被那云柳源紧紧抓着,眸中寒光闪过,语气却依旧轻淡。
  
  云柳源盯着她,眸光闪动,嘴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笑,“夏儿,许久不见,你我二人需要那么生分么?”
  
  夏儿?!
  
  黎玖夏险些喷出一口洗澡水。
  
  谁拓麻是他的夏儿?!
  
  不要叫的那么肉麻好么,他们很熟么!
  
  她忍……
  
  黎玖夏不动声色地挣脱他的手,力度不大,却够坚决。她皮笑肉不笑道,“世子哪里的话,我们二人,不是本来就生分的么。”
  
  云柳源眸子微微一眯,“夏儿难道忘了我们以前?”
  
  以前……谁跟你有以前。
  
  现在还敢来提以前,这脸皮是有多厚。
  
  黎玖夏嘴角一抽,呵呵一笑,“不是世子说的么,你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世子你身份高贵,又岂是我这种民女能高攀的……”
  
  说到这,她只觉胸腔忽然升起一股莫名的愤怒与怨气。【】
  
  她心底轻轻一叹。
  
  这夏美人果然还是恨的。
  
  刚才那话可不是她编的。
  
  在这夏美人的记忆中,云柳源这衣冠禽兽为了甩掉毫无利用价值的她,亲口对她说了这些残忍的话,他那嘲讽与不屑的眼神,冷淡的语气,全都成为夏美人心中不可磨灭的痛。
  
  此话一出,云柳源脸色也变了变,有些尴尬。
  
  她暗暗冷笑。
  
  这个衣冠禽兽曾经欺骗过夏美人的欺骗感情,让夏美人对他情有独钟后,又弃她如敝履,只因为夏美人没有利用价值。
  
  抛弃也就算了,现在还想回来找她?
  
  为什么?
  
  就因为她现在又有了利用价值么?
  
  因为她忽然受宠了?
  
  因为她忽然不废了?
  
  不得不说,这就是个渣男,渣的不能再渣的渣男。
  
  也亏得他有那么厚的脸皮。
  
  真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。
  
  黎玖夏不理解渣男的心理。
  
  渣男也压根不知道她的想法,只以为她又在玩欲擒故纵。
  
  女人他看多了。
  
  这种欲拒还迎的女人,他玩的更多。
  
  他向来都不会拒绝这种自动送上门的对他有意的女子。
  
  更何况,现在的夏嫔,对他来说,也算是一颗好棋子。
  
  而黎玖夏的“欲拒还迎”看在他眼中,便是“有戏”两个字。
  
  明明是个****荡妇,还想装贞洁烈女?
  
  她要玩,他就陪她玩。
  
  他面上露出嘲讽之色,嘴上却是一叹,真情实意道,“夏儿,那不过是我的权宜之计。你也知道,当初有多少女子因为我与你的关系而打压你,我只是想让你好过一些。若我还是对你好,被那些女人知道,一定不会放过你,所以,我只能出此下策,混淆视听。哎,好在现在你被皇兄看重了,她们也不敢对你做什么……”
  
  “夏儿,我们又可以回到从前了……”
  
  哎哟,还真是一出情深意切的好戏啊。
  
  这人嘴巴倒是挺厉害的,黑的也能说成白的。
  
  渣男原来不是渣男,而是个深情的好男人。
  
  不过,他能说,也要看人信不信不是么。
  
  在数,就算真的是这样。
  
  他为了保护他的女人,狠心地抛弃了他的女人……等他的女人强大了,再找回来。他这样真的大丈夫?
  
  黎玖夏忽然不知道用什么词形容这个男人了。
  
  她默了片刻,也是一叹,“原来如此,世子真是有心了……”
  
  云柳源一笑,“夏儿明白我的心意就好。”
  
  这个女人也不过如此么。
  
  随便一哄就哄回来了。
  
  “唔,我明白了。”她若有所思的点头。
  
  他看着幔帐后浸泡在浴桶中的她,眸中闪过一丝火热,“既然夏儿明白,那……我进来了……”
  
  黎玖夏微微扬眉。
  
  这人还真急。
  
  原来他吃回头草不只是因为她有了利用价值,还因为他想对她做什么。
  
  看来是她的美人计使的太过托了。
  
  **熏心的人果然都是一个样子。
  
  就在云柳源欲掀开纱幔走进来时,她不慌不忙,“等等。”
  
  云柳源一愣。
  
  “世子,现在天也不早了,我还想在睡觉前把小狐狸找回来。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,免得待会那群侍卫回来,看到你与我……”她欲言又止,说到这,话便停了下来。
  
  云柳源虽然不是很聪明,但他也不傻。
  
  自然知道她的意思。
  
  他掀纱幔的手微微一顿,眉头一皱,她说的倒没错,若被人发现了,那他的计划也会被打乱……
  
  小不忍则乱大谋。
  
  既然已经把这个女人拿到手了,日后她自然逃不了……
  
  眸光深沉,云柳源斟酌了片刻,缓缓抽回了手,呵呵一笑,“既然如此,那本世子便下次再来找你……”
  
 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……欢迎你来。
  
  黎玖夏嘴角勾起一抹弧度。
  
  她这个人来者不拒的。
  
  搞死搞残搞怀孕,不解释。
  
  云柳源与她说了几句便离开了。
  
  关门声沉重地响起,把僵硬凝固的空气隔绝在了门的里边。而同样的,也把一切杂闹隔绝在了门的外面。
  
  昏黄的烛光依旧摇曳,倒映出屋内右侧悬挂的轻纱幔帐。
  
  哗
  
  黎玖夏倏地从水中跃出浴桶,手一招,一侧的轻纱嗖地飞到她身上,将她整个人包裹起来。
  
  身子急退,全身警惕,备战状态。
  
  浴桶中的男人紧接也飞了出来,定在不远处,似笑非笑地望着她。
  
  “夏嫔娘娘魅力可真大,连云世子都被你玩的团团转。”深邃如泓的目光若有若无的瞥过她手中的小瓶子。
  
  黎玖夏心头咯噔一声。
  
  这人不会已经看出她刚才做了什么吧?
  
  她狐狸眼危险地眯起,丹田力量缓缓调动,她暗暗运起精神力,准备来个杀人灭口。
  
  然那男人却好像看穿了她,低低一笑道,“今日多谢夏嫔娘娘的帮助,夏嫔与云世子的事,只要夏嫔娘娘不为难在下,在下自然不会告诉别人。后会有期。”随即身形一闪,消失在她的房间。
  
  屋内,再次回归平静。
  
  幽幽的烛火摇曳闪耀。
  
  诡异的夜,诡异的人。
  
  只余黎玖夏站在原地脸色铁青,双拳紧握,额角青筋跳地异常欢快。
  
  我了个日。
  
  这人明显是在威胁她!
  
  一夜就这么匆匆过去。
  
  黎玖夏一夜无眠,脑海全是夜里被欺负被压制的画面。越想,心里便越不平静。
  
  除了小时候在孤儿院被那些大孩子无意识地欺负过,后来被大哥带到组织,小伙伴们对她都很友好,因为有个随身空间方便装东西,于是她顺其自然地成为了神偷,性格加能力,她成为了组织里除大哥这个领袖外的第一个领导人,不是没人找过她麻烦,但都被她一一还了回去。
  
  她发誓,这是她第一次活的那么憋屈。
  
  被个丑男轻薄了全身却无法反抗,还要帮着他逃走,最后反被他威胁。对黎玖夏来说,简直是笑话。
  
  然今夜的的确确被狠狠绊了一个跟斗。
  
  一切不过因为她实力不够强大。
  
  以前弱小时有组织做她的后盾,如今,只有她一个人。
  
  还要面临随时会到来的死亡。
  
  拳头紧紧握起,黎玖夏再一次想念起组织和她的小伙伴们。
  
  不过好在,她的愤怒并未堆积在心里,而是全都发泄在了另一个人身上。
  
  那个衣冠禽兽。
  
  碰了她的东西,还想和她有下次?开玩笑么?
  
  天蒙蒙亮。
  
  嗖
  
  窗户忽的被撞开,一团火红的东西闪电般飞了进来,直接落在床上。
  
  小狐狸回来了。
  
  它站在床上,毛发比起离开时黯淡了一点,双目幽幽然看了她一眼。见它身上没什么伤,便知道它没吃亏,黎玖夏也懒得搭理她,直接大步走出门,打了盆水洗了个脸。
  
  洗漱完毕,她顺着梯子爬上房顶。
  
  刚上去,便看到了蜷在檐上懒洋洋的小狐狸。
  
  这半个月来它都是这样,每个早晨上房顶修炼,它都会跟在旁边,趴在她膝上睡觉。
  
  看到小狐狸,黎玖夏眉头一皱,转身,又顺着梯子爬了下去。
网站地图

皇城国际app下载